18歲少女棄大學做程式員:「IT 人唔係毒 L!」

18歲少女棄大學做程式員:「IT 人唔係毒 L!」

成績優異但有社交困難

18 歲的周芷形(Clara)5、6 歲的時候,被評為資優兒童,學業成績一直都名列前茅。她尤其喜愛數理科目,升上中學後特別鍾情於物理科的解難題目,更參加過不少由大學舉辦的數理深造班,曾立志要成為物理學家及電子工程師,不過對於在學校學習的電腦科,她只覺得「好悶,一啲興趣都無」。

雖然找到自己感興趣的科目,成績又優異,不過,Clara 的校園生活並不是大家想像的順利。由於她患有亞氏保加症,令她難以理解同學之間的交流方法,因而出現社交困難,覺得自己與其他同學之間有隔膜,相處起來總是格格不入,「有時放咗學佢地會去便利店食嘢聯誼下,但我就唔明點解佢地要咁做。」

Programming 改變了她的世界

中四的暑假,Clara 找到為她改變未來的鑰匙,她參加了浸大舉辦的編程速成班。Clara 指,其實早已從網上課程自學過 Java Programming,但參加速成班後才真正明白編程是怎麼一回事-「Programming 的價值在於解決問題」,完全吻合 Clara 的喜愛解難的個性,難怪她與 Programming 一拍即合。而編程亦為她帶來新嘗試,她獲介紹到一家公關公司研究開發一個社交媒體監察程式。

不過升中五後,隨著公開試逼近,Clara 見到身邊的同學日日補習溫書,面對的壓力與日俱增,亞氏保加症亦令她的情緒不受控,她形容自己當時「開心的時候會誇張大笑,唔開心的時候大喊,鬧交的時候鬧到拆晒天」。最初,Clara 選擇以逃避的方式面對這些壓力,每日只在上學時間做學校課業,放學之後就馬上開工,繼續寫 Programme,由 5 點做到 12 點,甚至更夜。

不用想也估到,Clara 的成績一落千丈。學業壓力令她一再反思讀書的意義,最後她的結論是,「讀書只係紙上談兵,又 guarantee 唔收入, afterall 老板請人係睇係做唔做到野」,決定早點踏入社會。

受盡標籤    離家出走

Clara 憶述當時自己的精神情況不容許上學,試過跟學校商量不同辦法都無用,最後她放棄課業,學校當然通知家長。Clara 回想覺得當時無人了解自己,學校覺得她學壞,家長認為她「扮大人」,更標籤她為「家族裏的爛蘋果」。Clara 坦言覺得很受傷,最後再也抵受不住這些壓力,帶著約 2 萬元的積蓄離家出走,亦逼著她要工作賺取生活費,因此順理成章以程式員為業。中六的時候,索性不上學,自修課業。而完成公開試後,即使成績不錯,她亦放棄升讀大學的機會,直接工作。

無學位都有好工作

工作約兩年,Clara 有份開發的社交媒體監察程式,後來由於市場反應良好,其後獨立分拆成為一間 Startup 公司,她亦成為聯合創辦人。她亦試過出去找工作,發現即使沒有大學學位,她的經驗足以找到有可觀收入的工作。但她始終沒有走進那些大企業,她認為靈活的工作方式及親密如家人的同事才更適合自己。她期望可以繼續向數據分析鑽研,成為目前 IT 市場上最搶手的人才-數據科學家。

▲ Clara 與她的老闆利世民合照。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「IT 人唔係毒 L」

這份程式開發員的工作改變了 Clara 對世界的看法,她指公司同事及老闆都很開明,終於找到不再被人標籤的地方。而家人見她的工作穩定,開始逐漸認同她,關係沒有先前緊張。最重要的是,憑著共同興趣,她結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,她亦努力克服自己的症狀,學習與人建立關係。

只是,社會上不少人對於從事 IT 的人好像都有一種偏見,不是說他們是「IT 狗」,就是「毒 L」,記者問她會否擔心會再被標籤?Clara 斬釘截鐵地說,「IT 人唔係毒 L。『Geek』係一種心態,我地不斷埋頭苦幹鑽研我地喜愛嘅嘢,只係外人唔識欣賞!」

資料來源:https://unwire.hk/2017/08/30/clara-chau/people-interview/